常建勇表示

2020-11-15 15:05

京华时报:这30多名学生对于自己未来将拿到的学历是否知情?

报道称,入学后,学生参加了一个考试。到了大一下学期,学生们被告知,当初参加的考试是专升本考试。毕业后,他们无法取得首都师范大学全日制本科学历,只能取得首都师范大学成人教育的本科学历。但这个说法,在学生们上了大二后又发生了变化:毕业后拿到的学历降格为成人教育专科学历,要想拿到成人教育的本科学历,毕业时间则要推迟到2018年。

常建勇:他们知道。

京华时报:这些学生2011年8月入校,为什么校方现在才了解到情况?

京华时报:2012年和2013年,高美中心是否还与致远东方公司有合作招生?是否还有虚假行为?

开学后,小王发现他们的生活跟普通学生有些不一样,比如图书馆证不能借书、饭卡经常报错、不能办理学生公交卡等。

昨天上午,首都师范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该校美术学院党委书记常建勇就日前央视的报道作出回应。

□缘起

□校方回应

常建勇表示,事件中所涉及学生,是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不是通过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并按计划被省级招生部门审批录取的学生。这批学员中除极个别达到了当年的三本分数线之外,大部分未达到本科线,且所有学员均未达到首都师范大学当年当地的分数线。媒体报道中说学生是统招统分全日制本科学生,与事实不符。

首师大表示,出于维护学校稳定、维护学校声誉的大局出发,学校已经先行解决学员诉求。通过和学生沟通,到12月27日止,已经由学校出面,与相关学生全部达成最终协议。

2011年7月,该公司在招生时严重违反合同约定,虚假宣传,背离了高美中心的办学宗旨和办学目的进行招生。高美中心和美术学院对于致远东方公司的这一招生过程并不知情,更未有任何参与行为。校方表示,首师大也是本事件的受害一方,将正式起诉致远东方公司,追究虚假宣传给学校带来的损失。

学历一再降格

常建勇:学生们是入学考试时发现自己的学历与当初通知书上的“本科”不符,希望学校开会协商解决的意愿在上报班主任后并未得到有效传达,学生们的很多诉求都被他们(致远东方)拦住了。学生的日常管理工作,包括班主任都由致远东方公司的工作人员担任,校方并不知情。直到今年11月26日,学生们到校长办公室追问才知道,当初给他们打电话招生的老师和班主任都不是首师大的老师。

首师大承认监管不力

成教本科学7年学生称打击很大

所有学生均非统招统分

□追问校方

2011年夏,小王高考分数不是很理想。有一天,他妈妈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首师大高美中心的老师,到高美中心就读后可获得首师大提供的本科文凭。小王说,对于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自己也曾怀疑过,但是负责招生的老师解释称,他们的待遇跟其他统招生一样,但因为分数差了几分,所以学费要比普通学生高很多。

小王和同学与校方多次交涉,希望校方能履行承诺,在2015年发放本科学历,但得到的答复却是“不可能”。于是,小王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接受了校方提出的协议条件。他决定继续在高美中心学习,先获得专科学历,之后在首师大继续教育学院学习,再花3年时间,预计最快2018年,他能拿到成人教育本科文凭。

□处理措施

直到今年11月,小王才确认,他所上的“大学”并不能为他带来本科文凭,也就在那时,他才知道,自己当初并不是首师大统招的本科生,而是与首师大高美中心合作的致远公司所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首都师范大学2011年录取的70多名全日制本科生,在今年大三时突然得知自己并不能如愿于2015年取得本科学历,而是只能取得成人教育专科学历,到2018年方可拿到成人教育本科学历。昨天上午,首都师范大学回应称,这主要是由于与其美术学院下属机构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合作的招生中介——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招生过程中进行了虚假宣传,学校将通过法律手段追究该中介机构的责任,并坦言学校有关单位确实存在监管不力。

2011年10月,小王和同学参加了所谓的“入学考试”——成人教育高中起点的专科考试。“高起专”几个字再次激起小王的疑心,他跑去问老师,得到的答复是,他所在的专业只能先读专科,再进行专升本。今年11月,经与校方沟通后,他才知道当年主动打电话招生的并非首师大的老师,而是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而自己也只是高美中心的职业培训班学员而已。

针对报道中所说的“大学读到三年,本科变专科”问题,常建勇表示,学院本身参加的只是职业教育培训,不是统招全日制本科教育,不存在本科变专科的问题。学生可选择通过成人教育或自学考试获取学历。2011年10月,这些学生完成了国家成人教育考试信息采集,考试通过后填写了“首师大成人教育高中起点专科(业余)学籍登记表”。

常建勇称,高美中心是一家向社会公众提供美术类职业教育培训服务的专业机构,其性质为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自身并不具备颁发任何性质高校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的法定资格。

常建勇通过对比首师大统招统分全日制录取通知书、首都师范大学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以下简称“高美中心”)同意签字印发的录取通知书以及中介公司发给学生的录取通知书称,高美中心同意签字印发的录取通知书中是不含“本科”字样的,学生收到的含“本科”字样的录取通知书是由中介公司虚假宣传、擅自添加的。对于公司的所作所为,高美中心不知情,美术学院也不知情,首师大更不知情。并且,通知书上美术学院公章不是原章,也没有首师大全日制统招本科录取通知书上学校招办加盖的“首都师范大学招生专用章”。

据央视报道,2011年,70多名学生拿到了加盖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和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公章的录取通知书,并得到承诺称四年后可以拿到首都师范大学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职业定向培养全日制本科学历,但两年多后,学生们被告知他们的学历竟从全日制本科变成了成人教育专科。

录取通知书系中介伪造

常建勇表示,事件中涉及的71名学员中,有3人选择离开高美中心。除了退还7万多元的学费外,退学的3名学生每人可获8万元的补偿,其余68人每人获得7万元补偿,可以继续在中心学习,并于2015年1月获得正式的成人教育专科学历。常建勇表示,补偿标准的核算主要是学生们专升本三年期间的学费、住宿费等。

按照高美中心与致远公司所签协议上的地址,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公司所在地北邮科技大厦,多位物业人员均表示,大厦内没有这家公司。与首师大高美中心签署的协议书中该公司联系人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从高中毕业到拿到成人教育本科学历,一共要花7年,对此,小王表示打击很大,“非常后悔这个选择。”他说,自己到现在还没敢告诉爸爸这个“变故”,不希望再给家人添麻烦。

常建勇:有,2012年招收了30多名学生。经我们了解,在口头宣传上,该公司还是有虚假的成分,但是文字材料中尚未发现。

京华时报:校方在此事中负有什么责任?

据了解,包括小王在内的71名学生分散在环境艺术设计、平面设计、影视动漫设计和学前教育4个专业,学费从12800元到19800元不等,再加上住宿费、学籍注册费等项目,每年最多要交约27500元,而首师大美术学院的全日制学生学费仅为1万元每年。

□学生反应

首师大将起诉中介公司

常建勇:高美中心确实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学校将依法追究致远公司虚假宣传给学校带来的经济、声誉等各方面的损失。

2011年7月21日,高美中心(甲方)与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乙方)签订“职业培养课程班培训协议”。协议规定“由乙方组织招收学员到甲方进行二至四年全日制课程班学习,学员学习期满,成绩合格后颁发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结业证书”。乙方“负责所有前期推广及招生咨询工作”,负责“提供该项目合法的招生办学信息,保证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和准确性、服务承诺的严谨性,因乙方提供的信息失实而造成的纠纷由公司方承担全部责任”;此外,乙方“在项目推广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守国家及当地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如实向学生介绍项目有关情况,不得有虚假宣传和虚假承诺;不得利用甲方名义进行非法活动,不得损害甲方的声誉和权益,否则出现后果由乙方承担全部责任”。

校方退还学费并补偿